第一章 我不是山越(1 / 2)

陵阳县,隶属于大汉丹杨郡治下,属于中等县,在江南来说还算繁荣。

此刻正值巳时,县城的大门早已洞开多时,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。有急急忙忙进入城里的外地人,也有路过这里即将离开的商旅。

“所以说,我这是穿越了?”李煜就这样楞在城门处足足五分钟之间,这才回过神来。

作为一名党史研究员,在经历了三小时的资料整理工作之后,有了尿意的他正打算小解。却不想刚进门就发现自己来到了眼前这个鬼地方,再回头却发现厕所门不见了!

于是在经过五分钟的沉默之后,他才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别以为穿越真的充满浪漫,真正被人遇到的情况下,没有谁能接受,尤其是直接穿越。其他的姑且不说,语言不通,缺乏生活技能,甚至货币也失去作用的情况下,李煜很清楚,自己说不定连吃饭都成问题。

然后呢?他该抱怨几句吗?若是抱怨几句能回去他不介意,但不行,所以抱怨也没用!

“兀那髡首汉子,在城门处慌慌张张的,有何意图?”守城的士卒到底是注意到了他,或者说他那平头的样子太显眼了,更别说那一身休闲服,和这个时代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

“各位军爷,外乡小民刚来到此地,看到城池如此壮观不由得心生瞻仰,难免多看几眼!”好在李煜也是在机关历练出来的,倒还有点急智。

最让他高兴的是,这些官兵的语言虽然和普通话不同,却多少有点闽南语,或者接近粤语的感觉。其实他不知道,这年头的官方语言用的是河洛语,接近现代河南、福建一带的语言,却多少也有点粤语的意味。

李煜好歹也是广西人,也接触过不少粤语或者闽南语的歌曲,磕磕碰碰好歹能听懂对方说些什么。

“尔等蛮夷不通教化,要进城且尽快,不进城就不要挡在官道上!”那士卒大喝一声。

李煜这才意识到,自己站在进出城门的主道上面,前面也好后面也好,不少的马车都要先绕开他才能出入。与此对比的是,一般的百姓都是在马路两侧来往,很少走在中间。

意识到这点后,他迅速退到一边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尴尬到了极点。

“几位军爷,某久居深山未曾出山,却不知道今时今日却是哪位陛下在位,今夕又是何年?”李煜刚好也有问题打算询问,索性来到那几个士卒面前询问。

“尔这蛮夷倒是多事,我等值守城门哪有这个闲情与你废话。今夕何年也好,今上是谁也罢,和你又有什么关系?要进城就缴纳进城费,不进去就滚远点!”却不想对方根本不打算和李煜废话,显然早些时候也是因为他堵了交通,这才让他离开而已。

也是,虽然那只是普通的守门士卒,却也是官军。关键李煜能够明显感觉到,这些官军看他的眼神里面,有说不出的鄙视。这不奇怪,据他了解,这年头的男子几乎都留着头发,而只有罪犯会被剃短发,有历史记载,这叫做髡刑。

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短发,甚至扎辫子都有,那就是胡人或者蛮人。李煜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时代,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但他这身衣服怎么都不可能是汉人。